崀山网_崀山旅游网|崀山俱乐部-新宁论坛|新宁门户网站|新宁民意窗口

  • 0739-4818678
  • 运营16年 新宁最接地气的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557|回复: 3

我、笛子与他的书法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3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该是四年前的事了,焦家垅中学门口的《金峰青少年书法培训中心》开班时,同来的朋友指着二楼培训中心的招牌上那个“永”字问我:“知道为什么书法培训机构都把这个永字写在招牌上吗?”
.
我自然是不懂,他告诉我,“永”字有点横竖撇捺折钩提,书写的八种基本笔法,都体现在这“永”字上了。写好了“永”字,所有的字都能写好。永字八法也逐渐被引为书法的代称。
.
我这才知道“永”字在书法界原来有着如此崇高的地位。
.
为了亲近“永”字,我把小儿笛子放在这里学习书法,我并无远大的理想,本意是让儿子受一点熏陶。
.
笛子上书法课,我只要有空便会一起去,打着陪读的幌子,其实是借机享受这种慢时光,我喜欢书法室里一字排开铺着毛毡的长桌子,喜欢这里笔墨纸砚自带的这种古韵,喜欢墨香里的这种静默安然。陈老师给笛子抓拍了一张写字时的照片,照片上的笛子的那种沉静与专注之前我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我很欢喜。
.
我已经搁浅的一系列计划里,曾有小楷的一席之地的,当时想着练一手好看的小楷,练好了可以在竖行的宣纸上写信,虽然这个年代没有多少人再写信了,不过当时我想,等我把字写好了,还怕会没有可写信的人么?再说了,字写得好,将来可以静心抄经,抄经是阿漫的理想,我觉得很是美好,于是顺了过来为我所用。还有曾见网友晒出用小楷抄鲁迅的《五猖会》和《无常》,字写得好坏我不懂,因而不妄议,但这种方式真是令人惊艳,或许,搁浅的练字计划可以重新提上日程。
.
喜欢听人说书法方面的典故,但是因为自己对这方面一无所知,听到有不懂的地方,好像连提问题都提不到点子上,不过,聊聊写字是可以的,有一句话很能概括当今现状:一手好字被电脑废了!这在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实在是大可悲的事。好在,如今我能明显感觉到中国传统文化已经慢慢被重视起来,许多幼儿园和小学已经开始普及国学,书法这一块,听说招考书法专业的高校已经由2000年的8所增加到70多所,并将继续增加。两位老师四年前就开书法培训班真是太有先见之明。
.
我记起他们的书法培训中心尚在筹备阶段的时候,有次大家聚在一起喝茶,新宁书法界的元老林立老师就赞他们:“你们开馆授课,弘扬传统文化,这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
当时还有人开玩笑建议教写字的先生要穿长袍戴瓜皮小帽,记得陈老师回了一句让我印象十分深刻的话,他说:“教人写字,不一定要教'回'字的四种写法。”我知道这话出自鲁迅的《孔乙己》,陈老师的意思是弘扬传统不一定要照搬迂腐。据我的了解,陈老师的是有极深厚的语言文字功底的,可是,平日朋友们聊天,他偏要次次一本正经的把“别墅”说成“别野”。雨中过厚朴林,他用纯正的普通话吟诗:“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句尾的两个滴字他偏就换用纯正的新宁话读成dia dia,第二声。我见惯了陈老师的幽默诙谐,很难想像他在课堂上严肃认真的模样,不过后来从笛子言谈中感觉得到他对书法老师的尊敬。笛子在写字方面的明显进步,和他毛燥性子的转变,使得我深刻的理解了潜移默化,理解了润物细无声。
.
刚报名那会,儿子问我这里为什么取个“金峰书法培训中心”的名字,我告诉他因为有一个老师叫陈金峰,他和另外一个姓蒋的老师都写得一手好字,还都是妈妈的大领导。
.
笛子问:“他们领导你什么?”
.
“他们领导我登山徒步看风景!”
.
蒋老师是崀山户外徒步运动协会的副会长,陈老师是秘书长,都是协会骨干中的骨干,出去登山露营,都是由陈老师规划路线安排行程,蒋老师体力好厨艺好,负责辎重,那时候的装备还没流行气罐炉头套锅,是正式要埋锅造饭的,那个重要的锅一向是蒋老师背,常常有队友笑他背黑锅,我倒觉得能背黑锅的人除了有担当,还得有体力,我就背不了。其实这个队伍里我也是骨干,我是宣传委员,负责拍照片写游记。前年蒋老师带着培训中心的学生参加省里的少儿才艺大塞,在书法总决赛中拿回一个金奖一个银奖一个铜奖,我这个宣传委员自告奋勇要给他们写篇新闻稿,条件是让蒋老师把获奖证书让我拿回去给我笛子摸一下!
.
而今回想,当崀山户外的骨干的那几年,真可算是我人生当中最为意气风发的岁月了,我和陈老师、蒋老师这班驴友们一起踏出过多条后来被徒步爱好者们公认为经典的徒步线路,一同大风大雨大霜冻走过,一起体验过体能到达极限的艰苦,一起看过很多如今回想起来仍然会热血沸腾的风景:那十里平坦的雾凇,大云山的云锦杜鹃,十万古田的千年苔藓,还有舜皇山绝顶那如刀一般的风如箭一般的雨……
.
点点滴滴的过往,累积成我们如今这种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坚实厚重的友谊。我后来因为参加长株谭百公里毅行几乎把膝盖走残了,之后差不多有两年时间我连骆驼峰都爬不上去,崀山户外的活动更加没法参加了。那段时间,崀山户外在金紫岭最高处栽下了界碑。我相信,每一个为看风景登金紫岭的人都和界碑合过影,但我不知道和界碑合影的人里,有几个人会注意“崀山户外徒步运动协会”这几个字。测量和选址应该是陈老师负主责,抬界碑栽界碑时蒋老师在场,那天下着雨,身为人类心灵的工程师的蒋老师和队友一起用大棒抬几百斤重的界碑和底座,浑身透湿,头发尖不停的滴水,分不清是汗是雨!那天我其实也全程参与了,只不过是在朋友圈里!
.
既然提起了蒋老师,我就要说一个“特别能吃苦”的故事。我们崀山户外的阿言、阿夷还有蒋老师三个人,他们自己认为,“特别能吃苦”这句话,迄今为止,他们还只做到了前四个字,在我的极力争取下,也为了避免被认为有性别歧视,他们同意增添一名女生,综合考察了我的战斗力以后,一致同意让我排在第四位。有人不服,有位队友站出来说摆事实讲道理:“那次我们去黄金牧场,七个人六斤肉,还配了两大把刚采的嫩蕨子,每人四两米饭,分到她头上的份子她完成了!你现在服不服?”那个不服的人马上不说话了。协会另有个女生喜欢吹牛,说她自己体力如何如何好,爬山多么多么厉害,我嘴上不说,心里颇不以为然:你吃饭那么不厉害,你说你爬山厉害?你这么幽默你妈知道吗?“特别能吃苦”前四个字没做到你就敢吹牛?
.
我后来爬山爬得少了,“特别能吃苦”前四个字也就做得越来越差了。
.
自从陈老师、蒋老师开了书法培训班,他们参加活动渐渐少了,有些小空都花在写字上了。我也要操心自己的小店,时间上的不自由使得我就这么淡出了江湖。忙里偷闲的时间大多用来看书,有次和蒋老师偶遇,我感叹时间不够用,人又分身乏术,真是好烦恼。他很理解我同情我,说:“是啊,眨眼又是一天,眨眼又是一天,你书都看不完!”我还没来得及点头,他又安慰我:“不过书反正是看不完的!”
.
对于我和陈老师和蒋老师这种曾经像风一样自由的人,能那么快的进入到一种相反的状态里还能够保持比较从容平和的心态,家人和朋友们里多有觉得不可思议的,其实在我看来,却是再自然不过了,等到风景都看透,是真的就可以这么静静看细水长流的。

当年“洛阳驴友”来新宁,我们用篝火晚会欢迎她们,在场的每人表演一个节目,金峰老师一口气背出八首与“洛阳”相关的古诗词献给远方来的朋友,我只记住其中的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
阿言的工作室挂有一幅字,那是一首诗:“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山河万朵。”是蒋老师用楷书写的,我很喜欢,我想,我也有明珠一颗。
.
我又想起金峰书法培训中心招牌上的那个“永”字:只要写好永字,所有的字都能写好。
是不是可以说,只要修炼好自己的心,什么样的生活都能过得很好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崀山网微信公众订阅号关注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5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发表于 2017-6-25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发表于 2017-6-25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这个写字还是要天赋的,不知道你们认不认同,我儿子在书法老师那里学了几个学期,银子也花了不少,至今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工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师教得不好还是天资有限?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投稿爆料
广告合作
微信号:langshanxb
崀山网密友群:
崀山网密友群
工作时间:
8:00-17:30
 

Copyright © 2000-2016 http://www.lang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网站备案:湘ICP备13008373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