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网_崀山旅游网|崀山俱乐部-新宁论坛|新宁门户网站|新宁民意窗口

  • 0739-4818678
  • 运营16年 新宁最接地气的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37|回复: 1

古城的香匠 ---北门街生活初录之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宁县城的北门老街,原来是一条香街,老老少少做佛卖香。
  祖父坐在门槛上叭完最后一口喇叭筒旱烟,一股浓浓的青烟从鼻孔喷出来,袅袅升腾。穿上青褂子的祖父,立起身板左右手一搓说:“工作了!”祖父做香前须净手净心,古铜色方方正正的脸面上一副虔诚的模样。
  祖父站在一块平铺的香案前。香案左边是一堆锯木屑与青色香粉按1:2比例搅拌后堆积的山头,右边是一手破成牙签样细的竹棍,叫“香棍”。香棍大多是黄篾条,黄篾条比青篾片容易沾上香粉,是做佛香的好料子。只见祖父捏着一把香棍倒浸入水,只留有五分之一的干棍,在水中一绕,原本寂静如镜的水面泛滥起波澜,仿佛一坛子水憋不住嘴开始说话了。将香棍提离水面,摊开在香粉边,左手伸到香粉里,将香粉一波波拨到右手的香棍上,泼洒均匀如下起香粉雨;右手将香棍上下翻飞,不时打个转又返转来。香棍在祖父粗糙的手心里翻滚,不知不觉间细长的香棍铺起一层香粉,像披上一身华服变得粗壮结实雍容华贵起来。一般每天只能做十手香棍的香。这道工序叫“上水”。每一根合格的香需上三次水,才能具有香的雏形。这其间有的香棍承受不了生活的重压或者香粉的依附,丢失了骨气或者自甘堕落总是弯腰哈背,被祖父剔除出香的队伍化作一堆柴火,在灶膛里终了一生。
  接下来就是“摇桶”了。把上了三次水的香棍放进一只木桶里,放平在香案上。在一头垫上一截木棍,让装上香的木桶口子一头稍微高点,正如婴儿睡觉时垫个枕头。在摇动香棍时才不致于让香棍自由散漫地溜达出来。祖父双手将木桶自近而远打个360度的圈,又从远外拉回来,再一鼓作气推出去。在来来去去的轮回中,一桶的香棍在起伏在跌宕中欢快得“沙沙”作响,祖父摇动的木桶极有节奏感,不是“嚓嚓!嗵!”就是“嗵嗵!嚓嚓!”。佛香有一种荡秋千的快感与惬意,它们庆幸自己忍受住了折腾,由粗俗的一线竹棍质变成礼佛祭祀的物品,在人们虔诚的膜拜中升腾自己。我们立在祖父身边看到几十斤重的木桶,在祖父手上跳舞,时而慢三步时而快四步,随心所欲。做香全是手工活,一道道工序就是考验你的毅力,佛香全是用时间堆积起来的圣品。
  这道工序后,松松垮垮的香们摇身变得紧紧束束,一副英姿飒爽的样子,精神十足。祖父就该给香们打粉了。前几次都是青粉打底,这次是用纯白的香粉扑面。完工时,一根根佛香由青脸变得雪白像一个个白面书生。再用小竹圈把香身下端一箍箍紧,让上面旋开像滑开的一柄香扇。它们常常被祖父一排排整齐地摊晒在屋檐下、公路旁的空地上,蔚然壮观煞是好看。
  这是做中香与短香的场景,要是做一米的长香,祖父会戴上老花眼镜,把中指粗的香棍架在香案上,左手会拿一把小刀从木盆里刮出已经调糯了的香粉,一截一截抹在香棍上,像一口一口喂它的饭,也像打石膏一般涂抹一层让长香丰腴起来。整个香棍涂满了,就顺手让它在香案上打个滚,活动活动瘦瘦身子,然后悬挂在屋檐下的木架上排成排,恰似严冬天气里冰冻的一根根冰凌,像一根丰腴的腊肠,也像倒挂着的杆杆枪森森然。
  祖父做的香瓷实、饱满,每一把总有“足不足,九十六”根,远销外省。来拿货的客户络绎不绝,数着“叭叭啦啦”的票子,祖父一脸皮的笑,那种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人们认可的快意无法言说。祖父常常告诫他的弟子说:香,是烧给先人、菩萨的,掺不得半点假,就像做人一样需要实在,对得起良心。


                                                          《该文发《邵阳日报》17.7.23日》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崀山网微信公众订阅号关注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5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是烧给先人、菩萨的,掺不得半点假,就像做人一样需要实在,对得起良心。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投稿爆料
广告合作
微信号:langshanxb
崀山网密友群:
崀山网密友群
工作时间:
8:00-17:30
 

Copyright © 2000-2016 http://www.lang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网站备案:湘ICP备13008373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