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网_崀山旅游网|崀山俱乐部-新宁论坛|新宁门户网站|新宁民意窗口

  • 0739-4818678
  • 运营16年 新宁最接地气的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105|回复: 4

古老的葫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8 _8 A8 f' _: ^; T1 |9 D
车晓浩
; b& A9 l: O8 F; C4 r$ a7 f+ v$ O7 e

; H7 W$ Z0 m# C0 i7 ]
《湖南文学》 2017年第5期P156-157页

上堡古国位于巫水上游的大山皱褶里,它有引人入胜的神奇传说,也有少数民族的乡风俚俗,更有山民因反抗朝廷而遭围剿的血泪悲情。

七月下旬,我们文友七人,从崀山出发,一路西行,冒夏日酷暑,顶烈日骄阳,过崇峦叠嶂,绕千曲回肠,穿过有绿色氧吧之称的黄桑,终于抵达传说中的上堡古国。

上堡是一个古老的村庄,山环水复,被连绵不断的群山环绕。站在曾为古国的地坪里,午后的阳光正炽,白晃晃的。仰而环视之但见:高入云天的山梁,如宽阔的屏障横陈于眼前,回环的山势,又像一位巨人将这个偏远山寨轻巧地揽抱于怀中。有风从山界翩然而下,轻抚着我们的疲惫身躯。左面高山之巅竖立的十多台风力发电机,傲苍穹,舞长空,大气而壮观。山之右边民居顺坡而建,鳞次栉比。这里所有建筑一律为木壁、木板的吊脚楼式,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腰。寨子之中央,一座九层高的巍峨鼓楼拔地而起,飞檐翘角,蔚为壮观,像是茫茫绿海中的一枚定海神针。

明朝天顺年间,苗族人李天保在此建立苗族王国,年号“建元武烈”,称“武烈王”。上堡古国是苗族历史上第一次建立自己政权的首都遗址,也是他们的政治活动中心,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天顺末年,上堡古国正演绎着一场生死劫。五千人的官兵队伍源源开至,把小小的上堡围成了一只密不透风的铁桶。一时间,刀枪林立,鼓角争鸣。那些被朝廷视为大逆不道的苗民,犹如桶内的游鱼,大限来临,在急窜奔走。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炮响,双方交手,吼声如雷,沉寂的土地上刀枪挥舞,剑戟悲鸣。好一场生死攸关的恶仗,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屋倾树焦,石头也过了刀。顷刻之间,生灵涂炭,鸡犬不留,碧血染红了溪水岩石,悲鸣呼号声直冲霄汉。杀伐过后,烟火鼎盛、生机盎然的古国已荡然无存。

历史的硝烟已然散去,如今是一派平和宁静。我们行走在村寨之中,触目所及的都是那些沉寂的石墙、石阶、石路。作为曾是明、清两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大本营,这里仍残留着起义首领建的王宫,义军的旗杆石。那些古朴的石头,因年代的久远都呈暗褐色,像传世古物上面的那层包浆。村寨里的一道道坎一条条沟一座座房,无一处不是石头的组合,就连金銮殿前的台基也是由一块块片石砌成的。那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石头,经岁月打磨,发出幽幽蓝光。独特的石头,作为村寨的符号,无声地记载历史,深刻而凝重。那围砌在屋前的石基,由页岩片石组合,恰似一册册整齐的书本摞叠、码放在那儿;通达村前屋后的石板路,有大有小,有宽有窄,虽不规整,却结实耐用;就像人体的经络,跑遍了村子的角角落落。踩在这些经络般的石板路上,我仿佛听见了血液奔流的声音。

除了石头,我们在村寨里见得最多的恐怕就是树木了。你看吧,溪水边、坪地前、屋两头、菜地上,抬头俯首间,许许多多的树木像一个个精灵,不经意间便与你撞个满怀。古老的、年轻的树们,或占据斜坡,或护佑屋舍,或笼罩地坪,一律的葱茏蓊郁,生机勃勃,撑起一片片绿荫。石是山的体魄,云是山的情感,而树就是上堡的灵魂。兴许是村里的古树名木太珍贵了吧,村民的保护意识也凸显出来了,好多树身上都悬挂着标有名称的身份牌。我在这些树中间穿行,在一棵垂着圆形叶片写着“青钱柳”三字的树下站定,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以前,常有朋友从绥宁旅游归来,带回包装精美的礼盒,里面就有这种青钱柳茶。它专治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很是神奇与灵验。我也曾在朋友聚会的场所,饮过这种奇特茶叶冲泡的饮料,只是以前未见其真容。如今在上堡与之劈面相遇,也算是有缘。就是这些碧血浇灌的植物,汲大山之精华与灵气,有着不同于其他茶类的品性。我在一处小摊铺前蹲下身子,很认真地选购了一小袋青钱柳茶。柳者,留也。不为别的,为的是让这源自上堡的物产留存一份念想。

在上堡村寨,不能不说到溪,溪水是村寨的命脉。村寨里的溪流,那么清澈那么激越,无拘无束,像无忧无虑的歌手,激情澎湃,日夜歌吟,村寨因之生动了、妩媚了。我们决定去寻找源头,一探究竟。于是,一行五人在向导的带领下,从忠勇祠边循山路而上,绕行一个半圆形大圈,迈过三华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汗水涔涔地站在老龙潭边。眼前的溪水从一陡壁立悬崖上,纵然跃下,冲出一口深潭。清澈的溪水从高处跌落,穿岩越壑,奔突跳跃,訇然作声。大山的溪水有着闪光的目标和坚韧不屈的毅力。尽管道路曲折,坎坷不平,但它带着地心的力量,带着大山的歌,朝着大海的方向奔去。可以断言,若没有这些灵动的溪水,上堡就成了黄沙蔽日、尘土飞扬、草木不生的荒芜之地。有了它,催动金色的稻浪,点燃玉米的红缨,描绘出迷人的江南风光!

天色快黑下来时,我们回到住宿的农家,吃着主人精心烹调的菜肴,感觉特别的舒心与惬意。吃罢晚饭,夜幕降临,我们随着人流,顺坡而下,去观摩村里的歌舞晚会。只见上堡村口的坪地里燃起一堆篝火,映着一张张喜悦而生动的脸。因过去皇朝的血洗,苗民被屠光,后来才有侗族百姓陆续迁入,原来的苗乡变成了今日的侗寨。我们有幸看到一次祭山神盛典,鼓乐齐鸣,众多少女身着先民的服装,面对大山翩翩起舞,口中吆喝着“拜山神罗”,把敬仰和感谢之情回馈群山。篝火堆旁,侗族少女面戴傩具,向山神祈祷爱情。年迈半百的民间老艺人,在刀山火海中纵越穿梭,仍具有猿猴般敏捷。游人们则围坐成一圈,或激情清唱,或加入互动,把整个歌舞晚会推向高潮。置身于歌舞升平的图景中,望着这些欢乐的人群,我脑海里忽然联想到上堡的故事。王朝统治者虽然杀光过这里的动物,烧灭了所有义军行营,但上堡却从来没有冷寂过。不是吗?事隔多年,这里仍徜徉着许多前来凭吊寻幽的游人。当年的人,尽管死了一拨又一拨,新生的一代不乏后继有人。犹如山间的竹笋,地面上的笋一段时间被斩了剁了烧了,隔一个秋冬,地底下的竹鞭又拱出了头,一种多么顽强的生命活力!

在上堡,由于山林被保护得好,植被茂密,吹来的风也是凉爽的、惬意的。晚上,我们四位男士共同入住一个大房间。尽管白天来时太阳高悬,褥暑难挡,但上堡的夜晚,一点也不燠热,相反还得盖着棉被。子夜时分,我仍然了无睡意,决定外出看看。于是起身,刚打开门,强劲的山风便一下灌进来,吹得人通体舒坦。下得楼来,我立于溪水边,看水中坠一盘银月,落万颗星斗。一会,我把双脚伸进水里,立刻激起哗哗的响声。水底的天摇碎了,水面泛起细碎的光点。晚风持续不断地吹来,听着溪水轻吟咏唱,五脏六腑似被这溪水洗濯,灵魂仿佛要出窍,飞向渺渺星空。

第二天一早,我们离开村子,车子驶出好一段路程后,停靠在村外的一座风雨桥边。下得车来,大家转身回望,才发现上堡古国的地形极像一个倒置的葫芦。这个古老的葫芦,怀揣满肚子的故事,默然立于岁月最深处……

责任编辑:赵燕飞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崀山网微信公众订阅号关注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6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今天就在上堡古国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发表于 2017-8-7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堡古国!!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散文大家的佳作,看名刊名师活动成果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主流文学期刊上槁很不容易,此篇开新宁作家协会之先河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投稿爆料
广告合作
微信号:langshanxb
崀山网密友群:
崀山网密友群
工作时间:
8:00-17:30
 

Copyright © 2000-2016 http://www.lang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网站备案:湘ICP备13008373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