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网_崀山旅游网|崀山俱乐部-新宁论坛|新宁门户网站|新宁民意窗口

  • 0739-4818678
  • 运营16年 新宁最接地气的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562|回复: 0

[政治经济] 儒学:以民本中道纠正民主歧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儒学在传统中国具有两千多年的统治历史,它曾造就了由不同的朝代更替接续的辉煌文明,使得中国成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文明未曾中断的民族。与自由主义或共产主义这些来自西方的意识形态不同,儒学不迷信民主,而是提倡为民做主;不主张民有和民治,但却推崇民本与民享。

在儒家看来,政治的目的是为了追求一种好的生活。这种生活能够满足人们合理的需求(need),节制不必要的欲望(want),提升个人的德性,维护群体的和谐。所以政治有三个任务:一是保护人民,使之免于恐惧;二是养育人民,使之免于匮乏;三是教化人民,使之免于粗鄙和愚昧。三者加起来就是儒家“保民--养民--教民”的民本思想。

儒家虽然认为民为邦本,但并没有因此而无限抬高人民的地位。从训诂上看,民者暝也,懵懂无知之谓也。在任何社会,聪明睿智的精英总是少数,大部分人其实并不具备自主自治的能力,这乃是一个不可否认的经验事实。正所谓“同是人,类不齐,流俗众,仁者希”。儒家把具有德才的少数精英称之为君子。荀子说:“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士农工商,君子为四民之首,从事政治、照顾民众乃是其职业与责任。所以与现代西方的天赋人权学说不同,儒家认为上帝(天)并没有把权利平等地分配给每个人,而是把领导和照顾人民的责任赋予那些具有高尚道德和特殊禀赋的贤能之士,这就是儒家的天命政治观。

与西方基督教神学背景的君权神授学说不同,天命的拣选过程并不是一次性的权力让渡,而是周期性的代理人任命。获得天命眷顾的途径就是累世积德、以德配天,一旦失掉德行也就失掉天命。故《尚书》有言:“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如果说民主的本质是民有、民治、民享,那么儒家的主张可以概括为“天有、君(君子而非君主)治、民享”。天地化生万物,作为造物主它们才是最高的主权者,人间的皇帝不过是个拥有治权且随时可能被撤换的CEO而已。

按照社会契约论和权利让渡说,现代的主权在民只是权力的共有形式,类似于共同集资的股份制。儒家的主权在天说把主权视为天下之公器,不为任何个人或人群所独占,这才是彻底的权力公有制。所有权在天地,治理权在君子,受益权在人民,正是儒家式的三权分立。天在上,民在下,圣贤君子在中间。作为统治者,他们对上要敬天,对下要爱民,为天之子,为民父母,这是一种双重负责制。《逸周书》云:“生之乐之,则母之礼也;政之教之,遂以成之,则父之礼也。父母之礼加于民,其慈至矣。”

儒家的政治理想归根结底是一种立足于大公无私精神的贤能政治,也即精英制。所谓好的政治,就是要把真正的贤能选拔出来,而不是乱哄哄地扩大政治参与。对于好政治来说,政治品质的提升比政治参与的扩大更重要。与古希腊规模很小的城邦国家不同,中国从夏商周开始就已经是广土众民的大国,亚里士多德政体分类中的一人统治的君主制和众人统治的民主制在中国都是不可行的,只有少数人统治的贵族制才是唯一的可能形式。从统治人数上看,现代的代议制其实也是一种少数人的精英制,民主只是其表象,与儒家的区别只在于产生精英的方式不同。

精英或曰君子的选拔应该向所有民众开放,择优录取。从察举制到科举制,儒家在两千多年的政治实践中探索出了一条切实可行的精英选拔机制。相对于现代民主的投票选举,科举考试选拔出来的政治精英在质量上更有保证,对于参选者来说也更加公平。一个普通人,只要勤奋学习,不需要借助高额的选举经费和政党支持,就可能当选出仕。代议民主给人民的只是选举权,科举考试向人民开放的则是被选举权。正如钱穆先生所言,后者的民主程度无疑要远远高于前者。

也许有人会质疑:君子如果滥用权力怎么办?没有民有与民治保障的民享如何可能?这主要靠两方面的约束,一是圣贤君子内在的责任伦理,二是权力架构中的外在制衡。内在的责任伦理主要靠儒学的经典教育来强化培养,比如科举考试的内容无非修己治人之事。修己是对政治德性的培养,治人是对政治技艺的训练。只有两者兼顾,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至于外在制度上的权力制衡,从秦汉的三公制到隋唐的三省制再到宋元的三权制,不同朝代往往把军事权、立法权、行政权、财政权、监察权各自分立,尤其是监察权的独立运作,可以说是中国式权力制衡的最大特色。不论是孙中山五权宪法中的监察院,还是习近平最近设立的监察委员会,都是对这一古老政治传统的借鉴和继承。当然,现代儒家并不完全排斥民主,也可以借鉴吸收民主制中的一些积极因素,例如引进民意监督等。人民虽不能执政,但可以参政,参政的方式不一定是事前的选举,也可以是事中的协商和事后的评价。贤能执政、民众参政,既有民主、又有集中,古今融汇、人和政通。

古今或曰中西政治的根本分歧还是在人性论上。现代西方政治学说建立在人性恶的基础上,认为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且不可改变,故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西谚云:人的身上一半是兽性,一半是神性。人性既有自私自利的一面,也有舍己为人的一面。天下最无私的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现代政治理论只看到人性恶的一面,却忽视了人性善的一面,于是只有消极的权力制衡,而没有积极的君子培养,更不相信父爱政治的可能。人类一旦对自己的本性失掉了信心,最后不得不委身于一种平庸的政治状态,因噎废食、拒绝崇高,得过且过、自甘堕落。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生存危机。

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民主就是这样一个漂亮的谎言,一方面迎合了大众的虚荣心,一方面却把人类带往沉沦之渊。诚实地自问,人民自主与为民做主哪一个更合乎天理(自然法)?更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人民需要的是安全、健康、富足、教养,而不是一张空洞无用的选票。一个好的医生是专业培养出来的,而不是投票选出来的。对于政治家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有早日刺破皇帝新衣的谎言,走出民主的迷思,我们才能找到出路,从瘫软匍匐的状态下站立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古老的儒学智慧可以成为我们反思借鉴的重要资源。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崀山网微信公众订阅号关注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投稿爆料
广告合作
微信号:langshanxb
崀山网密友群:
崀山网密友群
工作时间:
8:00-17:30
 

Copyright © 2000-2016 http://www.lang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网站备案:湘ICP备13008373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