崀山网_崀山旅游网|崀山俱乐部-新宁论坛|新宁门户网站|新宁民意窗口

  • 0739-4818678
  • 运营16年 新宁最接地气的网站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257|回复: 0

相识老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老安的第一次相识应该是二零一五年的暑期。


其时是在县文联办公室的一间书画室里,文联的蒋主席邀请了几个文友在交流。我到时,已有几位墨客在挥毫洒墨了,其中有一位长发飘飘的正在笔走龙蛇地书写着“惠风和畅”四个大字。书就后,人们赞声不断,连称“大师出手,果然不凡。”


我于书法是一窍不通,对工稳遒劲的楷体常怀敬畏,而对那种难以辨认的行草,却觉得是歪七八揪而不懂得欣赏,心底颇是不屑。所以,对各位于这位大师龙飞凤舞的誉美很是腹诽,却并未反省于自身的浅薄,这也许是我这类“小人”固有的毛病吧。


桌边靠近大师歪依着的,是一位拄着拐杖偏瘫了的大鼻梁,他让这位书法大师接着书写了自作的四句诗。诗我已不记得,但感觉很是清新流畅,别致有内涵。又因为自从师从烟云山人黄老学做格律诗词之后,在欣赏别人的诗作时,总是要先看看是否合着平仄和韵律,就不禁技痒地说了一句那里面的某个地方应该技术处理一下才好,却又因为人微言轻,更因为不合时宜,没有引起谁的注意。


后来在微信群里,看到一个网名叫“老安”的人接连发表了几首诗作,感觉在县内诸多的诗人里,这是位满腹经纶与众不同的吟者。我是个极好奇的人,于是就向熟悉的陈兄打听“老安”其人,陈兄说:老安亦姓陈,名政昌,新宁长湖人也。书读得好、文章写得好,诗也写得好。上世纪的一九八零年就考取了邵阳师专,可惜命运多舛,还没毕业就得了病,然后就瘫了,然后就辍了学,然后就在家艰难度日……他昔日在师专的同学,现在一个个不是高级教师,就是这个局那个局、或者是那个处这个处的大领导了,而他,却成了当代的徐九经!


去年的春夏之交,我和黄老邀约了一批文友来一渡水玩。到曲头湾下车时,却见一位拄着拐杖的偏瘫大鼻梁下了车,文友向我介绍说:这位就是老安。我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了慕名已久、曾经谋面、且早就想结识的老安!但从这里到黄老家还有三四里的上坡山路,这段路对老安来说不啻为畏途,作为地主和向导的我,其时很是为难,脸上肯定表现出某种刺激了老安自尊的神态,他也肯定敏感到我的担忧,担心着自己会给众人带来的不便,于是提出自己留下来不去黄老家了。

我一听他的这个意见,心底顿时很是怏怏,于是考虑在近处找一匹马把老安驮上去。但骑马对老安来说也不方便,而且危险性更大,一来二去的没了主意,老安就自己说他还是留下来,文友苹果大侠主动提出留下来陪伴他,如此安排之后,我们一行近二十人才翻山越岭去了黄老家。


几天后,老安写了一篇关于这次一渡水之行感慨的文章,其中就有几句关于拖累了众人的自责。我看了后,心就直往下沉,更是有着比老安深了几分的自责——我想在适当的时候,一定要当面向老安作出解释,以消除某种难以言说的苦痛。然而,我又觉得,这种解释有用么?就算能用话语解释,那岂不更是对他的某种刺激?所以,我决定还是不说的好。


但我在心底做出了一个决定,无关于作用和意义,也无关于是否能给老安以某种安慰,一定要给老安以弥补,至少,也会给我自己心底一丝的安慰……


后来慢慢的沟通与交往中,了解到我与老安竟然是老同,而且我只比他大了几天,如此一来,我们自然成了兄弟,这样,我们的距离就更近了。于是,那之后在作协的每一次活动或与老安在一起的场合,我就有意识地主动与他靠近在一起。其他的时机,如我上城开会办事什么的,我都要联系他来我住的酒店相聚。而请文友们来一渡水我的家里玩,我特意提出,一定要请上老安。

与老安的刻意亲近,不仅仅是因为那次去黄老家我对他安排的不妥帖,而造成的他的自惭、我的愧疚,首先还是对他文才的仰慕,再就是后来我们之间的意气相投。所以,这后来的诗协和作协的某些活动时,领导们总是安排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们是放心于我们之间的互相照应么?也许是吧,老安的上梯下楼,只要我在场,我总会在他的身边。我知道,他的右腿不方便,右手拄着拐杖,上石级时就拉着他的左手搀扶着他。上楼梯他只能从有扶手左边上,我把他带到楼梯左边时,他自己也会主动提出不要别人再搀扶帮忙了。但只要我在场,他总是在我的视野范围内。


中国崀山网的文学版块由我们几个负责,老安负责着新诗板块的编辑。他收的稿件多,自己坚持着写作,每天还要辛苦地编辑发表着作者的作品,很多时候还要修改和指导作者的写作。我虽然负责着古典诗词板块的编辑,稿件来的却比他们的少,而对那些不合平仄韵律格式的来稿,我很少有耐心与作者探讨,所以,我比他就清闲得多。


因为病魔和生计,老安的写作间断了二十多年,近两年才重返文坛。因为深厚的文学功底,出手自然不凡。两年里,他市、省、国家级报刊杂志发表各种诗文四十多篇(首),并连续在市内各种征文中获得奖项,特别对新诗的写作有独到心得,于书法也有一定的造诣。


因为文学我相识了老安,每当他那伛偻的形象浮现于脑际的时候,除了赞叹着他的人残志坚,我总会在心底吟诵着鲁迅赠与瞿秋白的名联:“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不知老安看到上面的文字,又是一种怎样的感想呢!


上崀山网,知新宁事!欢迎关注崀山网微信公众号:langshancn
崀山网微信公众订阅号关注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
投稿爆料
广告合作
微信号:langshanxb
崀山网密友群:
崀山网密友群
工作时间:
8:00-17:30
 

Copyright © 2000-2016 http://www.lang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网站备案:湘ICP备13008373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